从石油大王到煤炭大王 谁是嘉能可的第三代接班人?

  • 时间:
  • 浏览:150

原标题:【特写】从石油大王到煤炭大王,谁是嘉能可的第三代接班人?记者|周小飏钱伯彦(特约记者)“谁将成为格拉森伯格的接班...

原标题:【特写】从石油大王到煤炭大王,谁是嘉能可的第三代接班人?

图片来源:路透社

记者 | 周小飏 钱伯彦(特约记者)

“谁将成为格拉森伯格的接班人?”

提起伊万·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可能知晓的人并不多。但他执掌的公司只要动一动它的铜头寸、或者暂停一个钴矿生产,便能引发全球的价格波动。

这家公司就是全球最大钴业生产商,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嘉能可。

现在,它正在寻找第三任掌门人。

老干部接班

在大宗商品交易的世界里,嘉能可无处不在。但除了数宗引发市场轰动的并购外,它低调又神秘。很少有人知道,这架庞大的商业机器是如何运作的。

嘉能可业务涉及金属和矿产、能源、交易市场三大板块,拥有16多万名员工、在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经营90多种商品业务。在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它位居第14名。

嘉能可在去年成为最惨的矿业巨头之一,市值蒸发了逾20%。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受到核心产品价格下挫及贿赂调查影响,其去年亏损4亿美元,这是它四年来首次亏损。

嘉能可还宣布了两件事。一是密切关注中国新冠肺炎疫情;二是继续对业务部门高管进行更换,以应对眼前及拉菲2平台未来的经营挑战。

“等到接手的新一代高管们准备好了,我就让贤。”格拉森伯格说。

格拉森伯格在今年1月7日满63周岁。这不是他第一次表示要离开,他担任嘉能可拉菲2平台CEO一职已有18年。

“我不想成为经营这家公司的老家伙。”他希望在65岁之前,找到合适的接替者。

对于谁是最佳人选的问题,格拉森伯格终未透露任何风声,但他曾表态,公司倾向于从内部选择接班人。

在嘉能可目前的九人董事会中,除格拉森伯格外,其余皆为独立董事或非执行董事。因此,下任掌门人极大可能从负责市场营销和工业资产的高管团队中产生。

换血其实一直进行着。嘉能可的市场交易部门、农业部门、铁合金、铜和石油部门的负责人已开始相继更换。

其中,嘉能可铜业部门CEO Telis Mistaki拉菲2平台Dis于2018年退休;为公司效力17年的农业部门CEO Chris Mahoney于2019年5月退休;石油部门负责人Alex Beard于2019年6月离任。

目前还在为嘉能可效力的“第三代”高管有:煤炭交易部门的Tor Peterson和锌交易部门的Daniel Mate。格拉森伯格称:“他们是最后一波‘老干部’。”

在日前的财报发布会上,格拉森伯格对投资者说:“也许比你们想象得要快。首先要把新一代管理层交接到位,那时我会退出。”

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分析师Tyler Broda认为,格拉森伯格这番话暗示,他将在未来12-18个月内离开嘉能可。

彭博社在去年10月报道称,有三个部门负责人最可能成为格拉森伯格的接班人。他们是:2018年12月接手煤炭资产业务的Gary Nagle;镍部门负责人Kenny Ives和铜业交易部门负责人Nico Paraskevas。

Gary Nagle有“小格拉森伯格”之称。这位44岁的嘉能可煤炭资产业务高管,和他的老板很像:同为南非人,同毕业于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同起家于嘉能可的煤炭部门。

出生于英格兰南部城市的Kenny Ives,1998年加入嘉能可,在铜业交易领域工作了十年,具备丰富的大宗商品交易经验。

希腊人Nico Paraskevas是嘉能可在刚果(金)的铜钴公司Katanga的CFO,同时负责嘉能可在当地的铜矿业务。他也和格兰森伯格毕业于同一所大学,曾是渣打银行的会计师,加入嘉能可后从事了两年的煤炭业务,在非洲亦有有工作经验。

格拉森伯格曾在投资者会议上称,希望未来的CEO和自己很像。

这是否意味着煤炭资产业务负责人Gary Nagle成为继任者的概率最高?也未可知。

石油大王

嘉能可的缔造者马克·里奇(Marc Rich),出生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的一个典型犹太家庭。

1954年,还是纽约大学大一新生的里奇,加入了菲利普兄弟公司(即Phibro LLC),这是当时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

里奇日渐成为了一名老道的金属商品交易员。他尤为擅长期货市场的运作,以及与贫穷却资源丰富的第三世界国家打交道。

1964年,作为公司西班牙业务总负责人,里奇再次回到了欧洲,并将目光投向了石油。

1974年,靠着父亲资助的200万美元,里奇在瑞士建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Marc Rich + Co AG,即嘉能可的前身。

这家公司创设了金融化属性更强的石油现货市场服务,里奇也因此得到“石油之王”的名头。

1970年代,石油危机爆发,里奇的新公司靠着套利交易,迅速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石油交易商。

受美国控制的石油期货市场将古巴、尼加拉瓜和智利等国拒之门外,但里奇对这些国家来者不拒。

在欧洲站稳脚跟后,里奇的朋友圈名单扩大到了罗马尼亚、利比亚、安哥拉以及南非。

“我只是提供服务,一部分人想向我卖油,其他人想从我这里买油。我只是个商人,不是政治家”,里奇在日后撰写自传《石油之王》时,从不隐瞒自己的“黑历史”。

1979年,美伊交恶,伊朗的一切出口品都被美国人打上了国际贸易黑名单。通过里奇的渠道,伊朗在长达15年时间里,依然顺利地通过石油赚取着大笔外汇。

这触怒了美国人。

四年后,在搜集了足够的证据后,美国监察机构以偷税漏税、参与伪证、电汇诈骗、敲诈勒索、违法禁运条例等65项罪名指控里奇。

里奇登上FBI最高通缉令近20年,直到2011年被克林顿总统在任期最后一天特赦。

2013年,“老教父”里奇去世。

但Marc Rich + Co AG始终屹立不倒,并于1993年更名为“全球能源、商品和资源”(Global Energy Commodity and Resoureces)——即嘉能可。

里奇为嘉能可留下的,除了石油、套利操作和震惊全球的冒险秘闻外,还开启了壕购的扩张路线,为后来的农业、金属和非金属业务铺了路。

1981年,Marc Rich + Co AG并购了一家荷兰谷物交易公司Granaria,后来成为嘉能可的农业业务板块;1987年并购的秘鲁铜矿和美国冶炼厂,开始涉及矿业生产;1990年,入股英国矿业公司超达(Xstrata),为后来嘉能可并购超达奠定了基础。

煤炭大王

里奇淡出后,公司决策一直由公司最高权力机构管理委员会决定。

直到2002年,管委会决定任命伊万·格拉森伯格为嘉能可CEO。

这位出生在南非、与里奇同为犹太裔的“煤炭之王”,依然不走寻常路、不按规则出牌。

他撬动嘉能可从投机的贸易商向上游生产延伸,成为“家里有矿”的大宗商品巨头。

接触过格拉森伯格的一位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是一位稳重谨慎、反应极快的CEO。

“他的语速和音调都很平常,”这位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但他并不是一个随和的人。他对不确定答案的反应非常迅速,答复滴水不漏。”

格拉森伯格为嘉能可奠定在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尤其是钴和铜)霸主地位的一步棋,是拿下了拥有刚果(金)铜钴资源的加拿大上市公司加丹加矿业(Katanga Mining)。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加丹加矿业市值蒸发了90%,陷入资金困境。嘉能以提供5亿美元融资为条件发起收购,成功获得74.4%的股权,之后股权增至86%。

刚果(金)供应着全球60%以上的钴。加丹加矿业与刚果(金)政府旗下的公司共同经营Kamoto铜业公司(下称KCC)。

KCC年产铜能力可超过30万吨,年产钴能力可达3.4万吨,约占全球钴年产量的三成。

除KCC之外,嘉能可与刚果(金)合作经营着Mutanda等其他地区的矿产。Mutanda是目前全球最大钴矿,约占全球钴供应的近20%。

格拉森伯格对嘉能可的最大贡献,还在于一场619亿美元的巨额交易——2012年2月,发起对英国矿业公司超达的并购。在这场并购中,他展现出了当年里奇的气魄。

这场并购最终使嘉能可完成了从投机大宗商品贸易商到兼握实体矿产生产商的转变。它由此成为当时全球最大动力煤炭贸易商、最大锌生产商、第三大铜矿开采商和第四大镍矿开采。

在这场并购中,为通过中国商务部的许可,嘉能可将秘鲁邦巴斯铜矿项目全部权益转给了中国五矿集团,且向中国客户提供铜锌铅限价长期合同及现货合同。

接近这场并购操作的人士对界面新闻称,嘉能可为了并购超达,下决心剥离其优质铜矿资产,这种“稳准狠”的操作是其一贯风格。

作为全球最大能源和金属消费国,中国一直是嘉能可重要的市场目标。它也享受到了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大红利。

自1990年代在北京成立办事处以来,嘉能可先后在中国成立了华利行(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明格鲁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等分支机构。与其有商业往来的中国公司,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五矿集团、中粮集团等央企。

2017年3月和2018年5月,嘉能可分别在中国原油期货和铁矿石期货市场上拨得头筹挂头单,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但嘉能可在中国期货市场上的操作,就像传说中的海怪利维坦一样,冒了个头,又沉了下去,潜伏在深海中。

一位匿名期货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嘉能可对机会的把握和操作是同侪们引颈羡慕、无法超越的。

“谁也不知道嘉能可在中国的期货市场上如何动作,因为代理的券商对客户信息进行保密。”上述人士说。

创始人里奇的非常规市场手段,在嘉能可身上得到延续,这也为其带来贿赂调查的麻烦。

环境监察组织“全球证人”(Global Witness)提供给界面新闻的一份调查文件显示,嘉能可自2007年起,向与以色列富豪Dan Gertler有关联的公司提供了近10亿美元贷款和预付款。2018年6月,嘉能可仍以“特许使用费”为名目向Dan Gertler支付“费用”。

Dan Gertler是刚果(金)前总统Joseph Kabila的密友,也是美国财政部在2017年年底宣布进行制裁的个人对象。这名以色列富豪在刚果(金)有两个矿供嘉能可特许开采。

2019年4月,嘉能可正式被美国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调查。

当年年底,英国重大欺诈办公室(SFO)针对嘉能可商业行为涉嫌贿赂启动了调查。旗下的KCC也因为与刚果(金)政府的不透明关系,被加拿大监管机构宣布罚款2000万美元。

眼下,嘉能可还密切关注着新冠肺炎疫情。疫情可能使大宗商品需求持续遇冷,并影响嘉能可的商品出口。

格拉森柏格称,疫情对嘉能可业务的初期影响仍小,但若造成商品需求锐减,公司可能会降低产量。

本文标题: 从石油大王到煤炭大王 谁是嘉能可的第三代接班人?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ge0.com/finance/963430.html

猜你喜欢